第92章 捡个尸体(1 / 1)

向蒋蔓枝扑过来的好像是一个“男人”。

“他”扑过来不由分说的就抢走了蒋蔓枝手中的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

“??”

蒋蔓枝完全是懵逼的状态,搞不懂什么情况。

这人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。

最关键的是这个大兄弟喝了酒之后,还直接蹭到了蒋蔓枝的身上,一边哭一边道:

“为什么,为什么他要抛弃我?我到底哪里不够好?哪里比不上她?”

这话听着好像是被抛弃了的可怜人??

不管怎么可怜也不能往她的身上扑啊。

更何况他们还是陌生人,男女有别。

就算蒋蔓枝是一个思想并不封建的人,但是她也无法接受一个陌生男性靠近自己。

她想要推开他,谁想的这个人居然变本加厉,抱住了蒋蔓枝的腰:

“啊,你别别不要我,别不要我。”

说着,她大哭起来,这模样,哪里像男孩子,只会让人觉得娘。

蒋蔓枝的脸色瞬时间就变得更难看了。

这不就是明晃晃的非礼加冤枉她吗?

大庭广众之下还敢非礼她,蒋蔓枝气的都恨不得想要打爆他的头。

在她还没有动作的时候,这个人忽然就又开始哭诉了起来。

“啊啊啊,姐姐,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?为什么那个人不要我?我有那么差吗?我是身材不够好还是长得不够好,他为什么……”

说到一半,他打了一个酒嗝,味道很重,蒋蔓枝靠她这么近,真心受不了。

她紧接着又继续道:“为什么不要我,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在怎么说好歹也是一个男孩子吧,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的哭着,是不是有一些不太好,还哭得如此的没有形象。

从她的话当中,蒋蔓枝当然也能够听出她不过就是个可怜人罢了,被人甩了。

蒋蔓枝难得的升起了几分的同情,又见他的模样是真的长得不错,很清秀的一张脸。

是现在小姑娘都喜欢的类型。

可怜兮兮的模样,像极了小奶狗。

难得的,蒋蔓枝都有几分心软,便开口劝慰道:“好了,你也不要哭,好歹这么大个人了,哭起来要不要连天涯何处无芳草,没有这个大不了还有下一个啊。”

酒保在这个时候也插口道:“就是就是,小帅哥,你要想开一点,你看,今天来的美女这么多,你难道就没有一个看上的?还有你现在抱着的这个姐姐就很美哦。”

他是闲着没有事情干,找抽吗?

蒋蔓枝如果不是被束缚住的话,肯定要上去打他。

只是现在还被他熊抱着,她有一些心累,只想这个人赶紧放手一直这么抱着,她感觉自己的腰都有一些酸了。

“那个,你到底什么时候放开我?弟弟,你想开一定好不啦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,姐姐现在就给你找。”

蒋蔓枝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谁知道她刚刚说完,酒感觉自己的胸部……被一个柔软的脑袋被拱了。

除了这个小醉鬼还能有谁?

她整个人都有一些傻了,脸憋的通红,这简直就是无耻之徒。

她只是看在他喝醉了又被人甩了,这才不计较。

结果现在他居然还变本加厉,还用脑袋拱她的胸,一边好像还在赞叹:

“姐姐,你的胸真的好软啊,好舒服……”

蒋蔓枝气的脸色都变了。

“红橙黄绿青蓝紫”现在此刻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脸上。

蒋蔓枝简直忍无可忍。

她抽出了手就想要往她的脸上招呼,谁知道不经意之间,蒋蔓枝同样触碰到了她的胸部。

是柔软的,有胸,是女的!?

这个想法在蒋蔓枝的脑海中,一瞬间就冒了出来。

不是吧!!

他的模样的确是非常的清秀,但是也透露着一丝的女气。

她以为他只是长得清秀一点,现在谁想到她们居然就是一个女的。

不怪蒋蔓枝把她给认错,毕竟现在的男孩子哪里还有男孩子的样子。

就算是长得再清秀,不像男孩子,照样还是会把人给认错。

何况她的打扮也的确是像极了男孩子,一身的黑……

诶,算了,怪自己眼拙。

既然都是女的,她不用计较这么多了。

她这刚刚想要说话,谁知道人身体一软,直接就软进了蒋蔓枝的怀里。

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:“呜呜呜………为什么不要我,为什么……”

可真是一个傻孩子。

蒋蔓枝都无力吐槽了。

她还坐在位置上勉强的支撑着她,一边问:“喂,你别醉啊,你醉了的话你怎么回家?这里很危险的啊。”

看她现在一副男孩子的打扮,但是现在这个社会那么的险恶。

谁知道把她丢在这里会不会明天就上头条新闻。

蒋蔓枝同样身为女性,自然是不愿意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
自己没看到还好,但是看到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反正蒋蔓枝做不到把她丢在这里。

酒保去做自己的事情了,没有管这一边。

毕竟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他们这里发生,哪有时间管的来。

蒋蔓枝叹气,刚才女孩子的样子觉得也是一个可怜的人,到底是想要帮忙。

‘喂,你手机在哪里?我打电话让你家人把你接回去好不好?’

她没有回答。

蒋蔓枝索性上手就去摸她的口袋,摸到了手机。

点开一看发现是有密码的。

她不知道密码,自然是打不开。

“喂,你的密码是什么?”

还是没有回答。

蒋蔓枝觉得有一些无力。

又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大家都在管着各自的事情,哪里有时间管这边。

诶。

蒋蔓枝叹了一口气,看着她不省人事的模样,到底是扛着她往外面走了出去。

本来这里离自己家很近,可是蒋蔓枝也感觉那个酒的后劲上来了,恐怕这么走下去也支撑不到家,索性就直接打了一个的。

“师傅,麻烦把我们送到前边的小区就行了。”

“这么近。”

“嗯。”

司机到底还是带着他们来到了那一边,很快的就下了车。

蒋蔓枝也是觉得心累,她也没有想到去喝个酒还要扛一具“尸体”回来。

啧啧,那真的没有谁了。

最新小说: 传世曼巴 半吊子闯红尘 我穿书后全员真香了 魔王大人收了神通吧 大明小学生 游戏人生从神壕开始 我不想当异士啊 赠尔白首 疯少的任性人生 山村小玄婿